首页 文章 饮食文化 正文

云南人吃花,没有附庸风雅,仅是家常便饭

2019-10-21 19:06:31 53

鲜花称斤卖”是云南十八怪中的一句。由于低纬高原气候的影响,整个云南境内全年花开不败,云南人对花的喜爱或许也正是因此而超乎了寻常的观赏,让花真的变得“秀色可餐”起来。

据说,吃花的历史在云南已经超过了几千年,至于可以考证的文献记载最早的食用鲜花的习俗可以考证到春秋时代,唐宋元代也都曾出现过爱花食花的美食大家,清乾隆帝和慈禧太后更是人尽皆知的嗜花入肴。吃花这一习俗也并非只有云南才有,川渝一带都有档次不一的鲜花宴,听江南的朋友讲,唐苏宋杭的许多名菜中鲜花也是调味的重要一料。

这些名席酒宴上的花,多是为了拿腔拿调,摆谱作秀。但云南的花,却交融入了每一个在云南耐心生活的人的唇舌上,娇嫩又平易着,十分的纯粹然而又处处带着惊喜,总叫人回味无穷着。

到昆明,最先吃的就是文化巷胡九的玫瑰凉糕,糯米冰凉,玫瑰鲜润,食多则腻,一份两人分食刚刚好。吃乳扇要作以玫瑰糖或炸或烤,吃调羹藕粉也要用玫瑰糖,还有玫瑰蜜饯与圣女果蜜饯被我誉为蜜饯里的双圣,味道超级赞。

食用玫瑰为蔷薇科蔷薇属落叶灌木,云南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所产的食用玫瑰花色泽鲜亮、花香浓郁、品质上乘。滇西的农户总是形象的把这种玫瑰称之为“大甜瓣”。云南的另外一种特产“鲜花饼”就是以玫瑰为主料,辅以玉兰、菊花做陷而成的酥饼。

《本草纲目拾遗》卷七·花部详细叙述了玫瑰的药用和养生价值,“气香性温,味甘微苦,入脾、肝经,和血行血,理气治风痹。 药性考云∶玫瑰性温,行血破积,损伤瘀痛,浸酒饮益。”足见为何玫瑰的食用更为普遍。

在云南,吃花并不是哪一个民族的特色或者专利,但是由于地域和习俗的稍有区别,滇西北的菜式盐料更厚,也更为油腻,比如海棠豆豉炒韭菜、黑车矢菊炒菇、木棉炒酱、百合酸腌菜汤等一堆。滇南河谷德宏版纳喜食酸辣,傣味辛而清爽,从他们炮制花的方法上也可看出,好比凉拌海棠花、水煮芭蕉花、山茶花糯米饭,傣族人喜爱的撒撇里也时常可以见到大白花(即杜鹃)的踪影。

我最爱的一道菜绝对是芙蓉金雀花。每年四月正是金雀花的花期,一簇簇巧如金雀的黄色花朵被摘下剥去花蒂,摘下花蕊,用水焯去苦涩,花农便担着这些花贩售。清洗干净后的花瓣与鸡肉一同拌入鸡蛋清内炒,白肉中缀黄花,所谓芙蓉。

蒙自盛产石榴,与蒙自一南一北相对的黑井也把石榴花作为自己的一道名菜。黑井人炒石榴花以黑井井盐翻炒淋油出锅,十分酣畅但相对简陋。蒙自人吃石榴花的方法就多了,甚至还有一道菜食叫“五朵金花”,是用松花、石榴、芭蕉、棠梨等五种花的花蕊做的,虽然花蕊清香宜人但可食性并不很高。

而被列为建水上席“三珍”之首的“雪地金黄”是用苦刺花儿烹制的,将苦刺花与鸡蛋同炒勾芡浇汁。苦刺花的花期最早,刚到正月新鲜的苦刺花恰好成熟为年饭增色。苦刺花的味道带苦,花径上又有刺,采摘不便,味道也不上乘,但却一直被食客们推崇赞美着。

南华县马街镇盛产核桃,核桃不但是当地重要的经济作物,核桃花还是随手可摘四季常有的蔬菜,当地的农民用核桃花炒火腿、炒腰果、炒各种闻所未闻的野菜、炖鸡、拌凉菜。熟食青涩,生食爽口。

云南人管油菜花叫冲菜。油菜花海虽美,油菜花的味道却真的很冲,和芥末有的一拼,通气醒脑,十分畅快。陆良人把冲菜腌制当成零嘴吃,罗平人把冲菜加入蘸水,使得蘸水除了榨小米辣的椒辣还多一份辛香。

最后忍不住推荐布依族的花饭。花饭虽然不能算食花,但花饭实在是太好吃,有机会去罗平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哦。每年三月三布依族就留出最上等的糯米,用捣碎的五色花汁浸泡,最后制成花饭。紫色的是紫香花,黄色的是杨咪咪花,红色的是红饭草,黑色的是谷草灰。蒸熟以后放干,撒上白糖,带着花果香气,超赞。文山的壮族把这种糯米花饭塞进竹筒,是他们祭祀的重要祭品。

在云南最爱的唯有两样,六七月的菌菇,和清新寻常的花。在云南吃花,从来不需要附庸风雅,简简单单潇潇洒洒,一小碟,卖相不佳但清丽鲜爽,街边巷口,或者自家随意翻炒的一把,从不精致,但从没少过不紧不慢的闲情。